新闻资讯
同升国s8s官网-同升国际官网-同升国际网站
全国免费服务热线:
联系电话:
E-mail : admin@baidu.com
联系地址: 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88号
当前位置:官网首页 > 新闻资讯 > 公司新闻 >

公司新闻

狱警纵容囚犯挖地道被点名后,搞权色交易的厅级保护伞细节曝光

作者: 时间:2019-08-13 11:20

原标题:狱警纵容囚犯挖地道被点名后,搞权色交易的厅级保护伞细节曝光

8月8日晚间,内蒙古自治区纪委监委发布了一则消息——内蒙古自治区检察院锡林郭勒盟分院原检察长田忠宝被双开,其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

通报中提到,田忠宝落实中央扫黑除恶工作不认真,为黑恶势力充当“保护伞”。

打麻将、权色交易、保护伞

田忠宝,男,汉族,1964年11月出生,内蒙古和林县人,研究生学历,1982年8月参加工作,1988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公开资料显示,他长期在呼和浩特市工作,曾任玉泉区委副书记、区长,2013年1月任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检察院锡林郭勒盟检察分院党组书记、检察长,今年1月10日被查。

简单介绍一下锡盟。

锡林郭勒盟是距京津冀经济圈最近的草原牧区,驻地锡林浩特市。常住总人口104万,有蒙、回、藏、朝鲜、满、达斡尔等37个少数民族,其中蒙古族占人口总数的30%。距北京直线距离460公里。

换句话说,田忠宝是在担任锡林郭勒盟检察分院党组书记、检察长整整6年后落马的。

更多的细节也被披露。

通报提到,他贪图享乐,心无敬畏,党的纪律项项违反,落实中央扫黑除恶工作不认真,搞权色交易,为黑恶势力充当“保护伞”,违规决策引发群众上访,长期与下属打麻将赌博。

“田忠宝严重违反党的政治纪律、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组织纪律、廉洁纪律、群众纪律、工作纪律、生活纪律,构成职务违法并涉嫌职务犯罪,且在党的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性质严重,影响恶劣,应予严肃处理。”

囚犯挖地道随意进出

田忠宝也不是锡盟方面首个被点名的“保护伞”。

今年6月30日,锡林浩特监狱原监狱长赵庆林等16人组团“优待”涉黑罪犯的消息曾备受外界关注。

展开全文

通报中提到:

2002年1月,席某某因抢劫罪被判了11年,2003年9月调入锡林浩特监狱服刑。服刑期间,席某某先后三次减刑,2007年11月20日释放。

服刑期间,席某某指使其他服刑人员挖通监狱通往院外的暖气地沟,随意出入监狱,监狱不闻不问。

2005年7月,席某某在服刑期内脱离监管,驾驶汽车交通肇事,致使1人死亡,事故发生后让死者顶包。52天后,席某某又伙同他人制造了一起1人被重伤害的刑事案件。

即使席某某犯下了种种罪行,锡林浩特监狱民警仍为其记功减刑,编造虚假考核材料,并由其他服刑人员代替狱警和席某某签字,导致席某某被提前释放。

2018年12月27日,赵庆林等16名党员领导干部及公职人员被给予双开、留党察看等处分。因已过追诉时效,未追究刑事责任。

4把厅级“保护伞”

观海解局注意到,田忠宝落马后,还曾被内蒙古纪委监委点名。

今年5月,内蒙古纪委监委曾称,全区共查了4名厅局级“保护伞”,其中就包括田忠宝。这四名“保护伞”分别是:自治区公安厅原副厅长孟建伟,包头市原副市长路智,锡林郭勒盟检察分院原党组书记、检察长田忠宝,内蒙古广播电视台原党委书记、台长赵春涛。

伴随着此次的双开通报,上述四人中三人已经全部被开除党籍或双开,赵春涛涉嫌受贿罪、单位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故意伤害罪、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已经被公诉。

就在7月12日,被赵春涛“保护”的内蒙古涉黑记者苗迎春被判无期。

据披露,苗迎春家中私藏枪支、弹药,违规雇用社会闲散和有前科劣迹人员为其工作和充当打手,采取指使打手替人出头,以枪支相威胁等手段,为其好友催要账款,从中谋取好处。

他还非法饲养多条大型犬看家护院,2016年至2017年期间,多名居民被其饲养的恶狗咬伤。2018年7月,在组织对其采取措施时他拒不开门并焚毁有关证据材料。

他还运用感情投资、多次行贿方式把自己的上级领导拉下水,为其滥用记者职权提供庇护,利用诬告陷害手段把邻居送入牢中;利用偷装GPS跟踪、指使打手故意伤害的方式戕害同事等等。

“保护伞”挖的不够

需要说明的是,锡盟扫黑除恶是内蒙古扫黑除恶力度不断加剧的一个注脚。

2019年6月1日至6月30日,中央扫黑除恶第15督导组对内蒙古自治区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进行了为期一个月的进驻督导。

督导组进驻十天后,2019年6月11日,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常委、呼和浩特市委书记云光中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在向内蒙古方面方面情况时,督导组称,内蒙古大案要案突破力度还不够大,依法办案不够严格,不少案件质效不高。

一些领域涉黑涉恶腐败线索挖掘不够深,黑社会团伙背后的“保护伞”挖得不够,一些盟市、多数旗县查处“保护伞”的层级较低。有的地方存在邪教和非法宗教渗透现象。